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猎云财经 2018-09-08 124人围观
简介传销拉盘狗狗币,3天暴涨200%。没有想到的是:仅仅用了三天,手里的狗狗币便暴涨了200%!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2018年8月30日,一名叫戴宗的快递员在传销组织的帮助下,购买了10万个狗狗币。

这是小戴第一次拥有数字货币。

来源 | 猎云财经

文 | 加菲

01

传销拉盘狗狗币,3天暴涨200%

和大多数北漂一样,戴宗最大的心愿是能在老家买一套房。

“本来我快攒够首付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去年老家房价翻了整整一倍!”

小戴平常不看财经,既不知道去库存,也不懂什么叫L型经济。他只知道这一涨价,老家的房子离自己更远了。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好朋友吴用向他推荐了一个挣钱的项目:

“每人每天最多投1万元,享受2万积分分红,长期收益!分红每周分红不低于投资额10%、每月不低于40%的回报率。”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这不就是传销吗?小戴心想。

“如果放在以前,我会一口拒绝的,我还是更希望凭自己的努力挣钱。”小戴说这话的时候稍显腼腆。

吴用并没有费太多口舌,一边是现实中追不上的房价,一边是年化480%的梦幻,小戴决定试一下。

最终小戴连第一笔利息都没看到,仅仅过去1个月,平台便暴雷了。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这是一个叫做正宇集团的传销组织,今年搞上了区块链,做了一个“全球OBB通证社区”,其实就是类MMM的资金盘模式。

小戴运气很不好,刚投钱的时候资金盘就已经玩不下去了,会员的本金无法兑付,正宇集团又想了个办法:要求会员买狗狗币,再把狗狗币冲给上线,才能“激活”返还本金的资金。

按行话来讲,这叫“重启”。

小戴并不了解数字货币,吴用一步步教他如何注册交易所、OTC交易。在好朋友吴用的细心指导下,小戴第一次完成数字货币交易。而他没有想到的是:

仅仅用了三天,狗狗币便暴涨了200%。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小戴没有把币交给正宇集团,而是在最高点把狗狗币抛掉了。

到手的真金白银比任何华丽辞藻都更有说服力,小戴说自己从来都没有相信过传销,但现在,他将彻底信仰区块链。

“现在的钱凑一凑已经够首付了,但我想还是先不买房了,我把剩下的积蓄全部充进交易所了。”

02

传销遇上区块链

吴用是一名币圈老韭菜,早在2011年便开始接触比特币。

“当时我和我的同事都被中本聪的比特币吸引住了,冥冥中我觉得我该做些什么。”

也是在那一年,吴用辞去了自己做了7年的程序员工作,开始专心炒币,现在在美团送外卖,兼职做传销币代投。

“怎么能叫传销呢,区块链的事能叫传销么?”

据吴用透露,传销圈里的专业人士十分看不起所谓的币圈大佬。

“币圈现在太浮躁了,割起韭菜来从头割到尾,割完了还要叫人家傻逼,new money!”虽然这么说,但吴用平常仍是以币圈人自居。

吴用同时在多个传销平台做“站长”,按他的说法是:会员群都属于他个人,所以哪个项目的出价高,他帮谁拉人。而正宇集团是吴用最为中意的一个平台,因为正宇集团和区块链“结合”更为紧密。

正宇集团的前身是一个叫做企信易购的传销项目,在2017年10月份查,期间一度“重启”,最后注册了好几个空壳公司自称正宇控股集团。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今年4月,正宇集团正式进军区块链,鼓动会员购买公司发行的IBOT(债币),还开了自己的交易所“凯撒网”。

这个交易所只能通过“站长”的邀请码才可以注册,从吴用发给我的截图来看,这个交易所已经支持一部分主流货币的交易,但有意思的是,这个交易所里的BTC还不到9000块钱,仅为主流交易价格的五分之一。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除了发行自己的代币和交易所,正宇集团还向会员出售云矿机的使用权,矿机属于现金流稳定、风险可控、适合打包的一种底层资产,是最适合发挥金融工具作用的。结果比特大陆还没做的事,让一个传销组织先“尝鲜”了。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区块链行业都在忙着发币割韭菜,反而是传销坚持进行科普,把区块链精神下沉到人民群众中,哈哈哈哈哈哈哈。”吴用觉得自己的笑话非常好笑。

03

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这并不是传销第一次盯上区块链,早在2015年的时候,中国的MMM骗局便已经震惊世界币圈了,那个时候,中国的数字货币交易量占全世界的90%。”一位穿越三次牛熊的币圈老人告诉我说。

2015年,MMM在印度失败之后,把目标瞄准了中国,并于2015年初隐秘进入大陆地区,相比e租宝每年数亿的广告投入、大大集团六万多员工的人海战术,MMM的崛起速度和资金规模堪称奇迹,令人惊叹。

据知情人士表示,隐秘低调的MMM能迅速崛起,一方面是用户之间的口口相传,另一方面是靠领导人的自费推广,因而能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最早出现在福建、浙江等沿海发达地区,进而在全国铺开。

“传销肯定是不好的,但确确实实,MMM让更多中国人知道了比特币并学会如何使用它。”

MMM注册完后,要先“提供帮助”(用“比特币”进行支付),这些比特币一部分会进入上线的账户,一部分与“求助者”匹配。然后你会获得相应的“马夫罗”,马夫罗会以每天1%的速度增值。

区块链寒冬之下,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如果你想提现,就点“得到帮助”,系统会自动匹配“提供帮助”的人,把你的马夫罗换成他的比特币。如果你觉得每天1%的增速太慢,你也可以拉下线,获得他10%的马夫罗。

以我们现在的视角来看,MMM的系统可以说是“去中心化资金盘”,届时MMM风靡全中国,几乎PK掉了所有二三线城市中的其它竞争者。

因为比特币的不可追踪特性,中国政府很难用封锁资金的方式来保护受害者。MMM使比特币价格短期内翻了一倍,也借此逃离2013年的大熊市,开始稳步上升,这就是后话了。

几乎没有花过一分钱广告费,MMM聚集了过百万的投资者,以及数百亿的庞大资金规模。如此强大的财富效应,不仅为日后的ICO热潮埋下祸根,但同时也为中国积累了一定规模的数字货币使用者。

转眼三年过去了,币圈再次经历牛熊转化,漫漫寒冬,大佬忙着投诚,交易所忙着撒钱,矿场忙着上市,媒体忙着互怼,只有传销还在“做实事”



保存图片,将本条快讯推荐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