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C创始人刘爽:区块链本质是打造协作和生态体系 | 金色财经独家专访

DRui 2018-09-07 156人围观
简介身高1米87,体重200多斤,在公司同事眼里刘爽是个“高大的胖子”。尽管没有见到刘爽本人,却也在电话采访过程中被他感染。刘爽人如其名,交谈中不时便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刘爽说,自己做事比较爽快,决策和判断事情从不...

身高1米87,体重200多斤,在公司同事眼里刘爽是个“高大的胖子”。尽管没有见到刘爽本人,却也在电话采访过程中被他感染。刘爽人如其名,交谈中不时便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刘爽说,自己做事比较爽快,决策和判断事情从不拖泥带水。

从首都师范大学毕业后,没有和大多数人一样去当老师,而是到门户网站做起了广告营销工作。后来加入雅虎中国,在雅虎因为被阿里巴巴收购,99%的人离职时他毅然留下来。

刘爽的人生看起来,似乎总在做1%的选择。创办RRC算力交易平台也是,在区块链认知程度尚未达到人口总数1%之前,刘爽抓住了区块链创业大军的尾巴,也搭上这趟前路未知的列车。

EANUxTEI03ZtHT9f4mn4fkJaDTw0EsFP3SMjdTKy.jpegRRC创始人刘爽

七年阿里

在阿里的七年,占据了刘爽职业生涯的大半。

那年阿里巴巴因为要打下C端市场,急需引入新的资金流,并购雅虎中国成了阿里打响C端市场的第一枪。雅虎中国被阿里并购后,99%的员工都没有留下来,刘爽经过一番思考后,决定留下来接触新鲜事物“电子商务“。

说起留下来的理由,刘爽回忆道:“当时大部分人没有留下来,一个是因为加入阿里要到杭州上班,但是雅虎中国很多员工都是北京人,很难适应南方的气候。另一个是因为阿里类似家族企业有些强势的文化与雅虎西式自由开放的文化互斥,员工一时难以接受。但我比较看好阿里,希望能有一个中国版的亚马逊出来。再者,电子商务是我没有做过的东西,比较有挑战性,而且很多人都走了,正好有了更大空间发挥。”

2005年,阿里还是个“婴儿”,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刘爽算是阿里打江山的一代元老。

年轻的阿里非常有活力,快速扩张、内部创业机制、各种资源抢占,给了每个人充足空间发挥。这段期间,阿里涌现出了很多明星产品,例如天猫、聚划算等。阿里之于刘爽,就像是一片空地,然后他亲手在这片土地上种满硕果。他很快建立起一只团队,负责阿里的展示广告系统,淘宝网的钻石展位就是由他打造。在他运营期间,钻石展位为阿里带来百亿收入。

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开始寻求职业经理人为主导的管理模式。和刘爽一批的部分老人慢慢退出,这一次,刘爽没有再坚持,离开了供职七年的阿里。

“所有的老员工基本上都是等这一天,一个公司发展是有阶段性的,到那个阶段点的话,老员工文化和特质并不一定适合新的。我们这些人还是偏向于创业型,也就是说在创业环境下百废待兴,或者是需要开疆拓土的时候适合我们,但是真正在往上的时候,像一个大的公司一样管理或者去做什么的时候。他们会用一些职业经理人,这些职业经理人也带来各自行业的资源。”刘爽如是说,对于离开,他觉得自己是创业型选手,卯足劲为一个目标奋斗的事情比较适合他。

尽管离开了阿里,但刘爽仍为曾是阿里人而自豪。在阿里供职的日子,让他认清了自己的性格和能力,就像是铺垫和守城,他逐渐明白要建造什么样的围城。

二次创业 

第一次创业,2015年刘爽成立了一家大数据营销公司,以打通电商行业和广告行业为目标,并接受了奥美母公司WPP集团的投资,WPP是世界知名公司,很多教科书级的营销案例都出自WPP集团。

这在刘爽看来,是件非常牛逼的事情。不管是阿里还是之前的门户网站,刘爽一直围绕广告在工作。所以能够接受WPP投资,刘爽非常兴奋。但这股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WPP庞大的体系以及官僚气息束缚了创业团队的手脚。刘爽感觉到团队与WPP的基因不符,项目难以进行下去,只能被迫暂停。

2017年他接触到比特币,但整个市场都很浮躁,真正关心到区块链技术的人很少。直到2018年初,虽然经历了9.4事件,区块链的泡沫还是很大,乱象丛生。可刘爽已经没有先前的犹豫,他判断此时的区块链如同互联网刚起步,要从乱象中梳理出来规则。

曾在计算机专业有过学习的刘爽,坚信区块链技术是观念和意识的改变,是对传统互联网创新。当然更多是底层社会结构关系方面,金融背后对应的社会协作关系。与其置身事外,不如深度参与,享受行业发展长期红利。抱着这样的念头,刘爽二次创业。 

刘爽称,他是典型的摩羯座性格,擅于思考。这次创业,除了对区块链技术自身看好,也是他在阿里工作得出来的结论导向。

在他眼里,展示广告系统是一个成就,因为它不仅是产品,更是有上下游的生态体系,服务于商家、用户。作为服务商,他们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具有广告性质本身也是个竞价系统,因此不可避免有中心化控制。这一点映射到区块链上,刘爽表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博弈过程。现在构建的区块链项目,本质是打造一个协作体系和生态体系,最后要达到平衡状态。

十几年互联网从业经历,刘爽很熟悉互联网盈利模式。所有的广告或虚拟物品买卖最后都是流量交易。而算力交易将通过区块链技术成为一种新的流通载体,智能设备的快速发展,让每个人都拥有智能终端。仅用于支付明显没有发挥每个人的终端价值,大部分CPU被浪费掉。并且硬件行业到了为创新而创新的阶段,迭代非常快,甚至软件更新速度都跟不上。

基于当前设备“算力浪费”前提,刘爽发起拥有自主公链的RRC多中心化全球算力交易项目。收集闲置的算力,加以利用。这些通过闲置资源收集来的算力可以完成很多有特定需求的计算任务,比如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图像处理、游戏运算等等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刘爽本人非常反感矿机。他提出,矿机是一种作弊的存在。在POW网络中,假如算力达到51%,就容易产生攻击的可能,区块链所谓的去中心化也变得没有意义。矿机针对单一算法拥有非常强大的算力,一旦该网络中算力功能达到51%以上,矿机会占有其中大部分算力,在这种的情况下,它没有理由自己破坏自己。

同时,刘爽颇认同反对“算力挖矿”的声音。他认为当下的环境,把所有算力都拿去挖矿是不合理的。纯粹哈希计算挖矿没有意义,浪费算力资源。相反很多基因算法项目都很需要算力支持,算力资源应该做更有意义的事。

面对当前熊市,刘爽觉得这和当年互联网概念股清零过程是相似的。在清零过程中很多人会抛盘不要,彻底放弃行业。反过来也会吸引新用户,以及整体看好行业留下来的用户。对于刘爽来说,RRC就是要长期做下去的项目,短期内会采取一些措施应对资金压力。尽管目前市场不好,这条路仍是刘爽所要坚持的。

来源:金色财经



保存图片,将本条快讯推荐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