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论道下一代区块链,重点要有这些!

隔夜的粥 2019-11-08 3人围观
简介下一代区块链具备哪些特征?看项目创始人们都是怎么说哒~

11月8日下午,由巴比特主办的“2019世界区块链大会·乌镇”继续进行,在分论坛“技术改变世界: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上,橙皮书创始人 李阳、 Findora CEO Charles Lu 、 PlatON首席投资官 唐虹刚 、深圳守恒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顾问张浩铭、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Animo Network创始人Dr.Felix Xia以及Thinkey创始人戴卫国一同在题为《下一代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的主题圆桌论坛中展开了头脑碰撞。

而在这次主题活动上,“隐私”、“公链与联盟链的融合”成为了被提及最多的关键词。

bl (1)

▲从左往右:李阳、Charles Lu、唐虹刚、张浩铭、黄步添、Dr.Felix Xia、戴卫国


活动金句:

戴卫国:我认为作为基础设施,所有的链最终的技术会趋同,我认为这是会趋同的,不管你是公有链还是联盟链,你应该是一个层面能够覆盖公有链和联盟链的概念。

唐红刚:大家认为TPS是核心,我们认为不一定对的,因为很多链都宣称是十万、百万,但是别说做百万,我能做十万就谢天谢地了。实际上业界公认的数据,能做到一千,用拜占庭就很好了,所以这是事实。谁跟你说能做到十万、百万,这是吹牛,这是我认为不对的地方。

Felix Xia:很多人谈到“不可能三角”,“不可能三角”当然是对的,“不可能三角”这三个力量是互相有牵制的,但是三角是非常美丽的,三角是稳定的结构,达到平衡,这是对的。还有,我觉得不能纯粹地追求去中心化,因为真正场景应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这三个角达到平衡的时候是最美丽的。

黄步添:说一个比喻,公链是最大范围的信任,是一个无边界的信任,而联盟链更多是群体或者机构间的信任。

Charles Lu:我们认为用户端的问题是最大阻力,比如私钥的管理设施、托管设施等问题,这需要大量的开发工作。

张浩铭:我觉得接下来下一代的公链方向,更多在于它的应用场景,包括它的可编译性以及可操控性。当然,在3.0的区块链应用,从行业的划分以及到细分,能够真正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我觉得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以下是圆桌论坛主要内容,经巴比特整理。

 

提问:如果有下一代的基础设施的话,你们觉得它会是拥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Charles Lu:大家好,我是Findora CEO Charles Lu,我认为隐私是一个金融的需求,大部分的应用都需要隐私,所以我们认为下一代肯定需要隐私。

唐红刚:我们说第一代公链比特币,实际上它给大家介绍了去中心化的概念;而第二代公链以太坊,它发明了智能合约,它使区块链有了编程能力,实际上带动了很大一部分的区块链应用,而第三代公链,核心在于如何很好地保护隐私。

张浩铭:我觉得接下来下一代的公链方向,更多在于它的应用场景,包括它的可编译性以及可操控性。当然,在3.0的区块链应用,从行业的划分以及到细分,能够真正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我觉得就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黄步添:下一代的区块链基础设施应该是联盟链+跨链+公有链的聚合链架构,我认为这是目前来看相对比较普适的、比较可靠或者可扩展性的商业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的方案。

Dr.Felix Xia:我相信下一代的区块链、公有链基础设施一定是跟科技、跟人类的发展相关,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它一定是跟5G相关的。我觉得下一个风口,就像今天大会的主题一样,那是应用和落地,真正地赋能这个社会,这才是有价值的。

戴卫国:其实我认为比特币、以太坊都是1.0,我不认为它中间有2.0的区别,它所有的逻辑都是从底层一条链的逻辑往上做业务的逻辑。对当前的区块链来讲,最重要的一点是真正有一条能够让大家真正使用的区块链,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个,我认为作为基础设施,所有的链最终的技术会趋同,我认为这是会趋同的,不管你是公有链还是联盟链,你应该是一个层面能够覆盖公有链和联盟链的概念。

bl (5)

(图:Thinkey创始人戴卫国)

提问:你们觉得隐私计算要在区块链行业落地,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Charles Lu:我们认为用户端的问题是最大阻力,比如私钥的管理设施、托管设施等问题,这需要大量的开发工作。

唐红刚:我认为困难分为几个大的方面:我认为,第一技术上有比较大的障碍,第二是用户的习惯还未改变,第三商业环境还不是特别具备,第四政策监管也是一个问题,以前没有特别好的监管。

bl (6)

(图:PlatON首席投资官 唐虹刚)

提问:现在联盟链和公链是泾渭分明,能具体描述一下它们是怎么融合的吗?
黄步添:我们研究团队提出了一个聚合链的架构,就我之前说的联盟链+跨链+公有链的架构。说一个比喻,公链是最大范围的信任,是一个无边界的信任,而联盟链更多是群体或者机构间的信任。

戴卫国:你不可能把所有的信息都放到公链上去,但是你又希望让我把很多业务放在另外一个维度上,希望在更大范围内传播我的信息,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你就需要将联盟链和公链打通。所以你就需要用到跨链,联盟链和公有链两种信用证明,本质上安全不一样,但是不代表不可以跨,是可以跨的,只要你相信它,它就有用。

bl (7)

(图:云象区块链创始人黄步添)

提问:关于下一代公链,你认为什么是对的,但其他人都不这么认为的事情。
唐红刚:大家认为TPS是核心,我们认为不一定对的,因为很多链都宣称是十万、百万,但是别说做百万,我能做十万就谢天谢地了。实际上业界公认的数据,能做到一千,用拜占庭就很好了,所以这是事实。谁跟你说能做到十万、百万,这是吹牛,这是我认为不对的地方。

Felix Xia:很多人谈到“不可能三角”,“不可能三角”当然是对的,“不可能三角”这三个力量是互相有牵制的,但是三角是非常美丽的,三角是稳定的结构,达到平衡,这是对的。还有,我觉得不能纯粹地追求去中心化,因为真正场景应用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在这三个角达到平衡的时候是最美丽的,谢谢。

bl (8) (图:Animo Network创始人Dr.Felix Xia)

李阳:总结一下,其实我们讨论出核心的两点,下一代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一定有很强的隐私功能,同时能够在联盟链和公链有更多应用空间,所以它必须跟实业结合,不能再像BTC那样纯粹在链上做资产游戏或者跟资产完全相关,而必须是完全跟实业相结合的新的基础设施,这样才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谢谢大家!谢谢各位!

保存图片,将本条快讯推荐给好友